欢迎来到德国外交部网站

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兼欧洲委员会副主席何塞·博雷利: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及其正在创造的新世界

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兼欧洲委员会副主席何塞·博雷利

欧盟外交与安全事务高级代表兼欧洲委员会副主席何塞·博雷利, © 欧洲联盟驻华代表团

2020.03.26 - 文章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将重塑我们的世界。我们尚不知道危机何时结束。但可以肯定的是,到那时,世界将变得非常不同。而发生何种变化将取决于我们今天做的选择。

COVID-19危机不是一场战争,而类似于“战争”,因为它需要对资源进行空前的调动和部署。国家之间的团结和为共同利益作出牺牲的意愿是决定性的。只有团结一致、跨境合作,我们才能战胜病毒并遏制其后果,对此,欧盟发挥着核心作用。 3月23日,欧盟各国外长视频连线讨论了这场危机,这也是我们的明确统一立场。

有时会说,战争不是通过战术甚至战略来取胜,而是通过后勤和沟通来赢得胜利。对于COVID-19来说也是如此:最擅长组织响应,迅速借鉴世界各地的经验教训并成功地与公民和更广阔的世界沟通的人,将变得最成功。

一场全球叙述之战一直在进行,其中时机变成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一月份的主导语境是湖北省发生了局部危机,而中共官员对重要信息的掩盖使情况更加恶化。欧洲输送了大量医疗设备,以帮助当时不堪重负的中国政府。自那时以来,中国已将本地的新感染人数降低到一位数字。现在,它正像其他国家一样,向欧洲派遣设备和医生。中国现在激烈地宣传其与美国不同,即它是一个负责任和可靠的伙伴。在叙述中,我们还看到了试图损毁欧盟声誉的行为,在某些情况下,欧洲人被污名化,好像所有欧洲人都是该病毒的携带者。

欧洲的重点是:我们可以确定,随着疫情的爆发以及我们对疫情的发展,观念将再次发生变化。但是我们必须意识到,有一个地缘政治因素,包括通过宣传和“慷慨政治”争取影响力的斗争。基于事实,我们需要捍卫欧洲免受破坏者的侵害。

欧洲内也有一场叙述之战。至关重要的是欧盟必须表明它是一个捍卫其公民的联盟,而团结并不是一个空洞的词组。在国家政府成为疫情中心的第一波浪潮过后,如今,欧盟已在成员国授权其采取行动的所有方面进行联合行动:联合采购重要医疗设备、联合经济刺激计划,以及必要的财政宽松和国家援助规则的放松。

此外,欧盟的角色包含很大的外部组成部分。我们正在协助成员国进行领事工作,帮助滞留的欧洲公民返回家园。例如,在过去的一周中,在摩洛哥的共同努力下,大约3万名欧盟公民得以返回。这表明我们可以一起努力。

但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在全球范围内,约有10万欧洲旅行者在当地的使领馆进行了登记,但需回家人员的真实数字要高得多。

全球大流行需要全球解决方案,欧盟必须成为抗疫的中心。我与亚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的全球合作伙伴保持联系,以便建立协调一致的国际对策。在危机中,人的本能往往是向内转、封闭边界、自我保护。虽然可以理解,但这种立场是自欺欺人的。一个国家靠单打独斗无法解决COVID-19危机。这样做仅意味着我们所有人将在更长的时间里苦苦挣扎,并付出更高的人力和经济成本。

相反,我们应该努力的是从根本上扩大科学家、经济学家和决策者之间的国际合作。在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G7和G20等国际论坛内。集中资源用于治疗和疫苗研发。通过协调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并保持商品贸易开放来限制经济损失。当科学家告诉我们可以的时候,就重新开放边境进行合作。并打击在线虚假信息宣传。这是团结与合作的时刻,而不是进行责备游戏的时刻,因为责备无法治愈任何一名感染者。

尽管国内的需求很大,但欧盟也应准备帮助可能不堪重负的人们。试想一下叙利亚的难民营,假设COVID-19在那儿爆发,对那些已经遭受了如此多痛苦的人们,那该如何是好。在这方面,非洲将是一个主要关注对象。针对埃博拉病毒,非洲可能比欧洲拥有更多的近来应对大流行的经验,但非洲的卫生系统总体上非常薄弱,全面爆发将造成严重破坏。在非洲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社会疏远和封闭生活的执行将更加困难。非洲有数百万人以非正式经济为生,将不得不在没有任何社会安全网的情况下应对疫情。甚至在病毒传播到非洲大陆之前,非洲人就必须与其他新兴经济体一起应对大规模的资本撤出。

如果没有我们的支持,委内瑞拉或伊朗等其他国家可能会崩溃。这意味着我们应确保他们能够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与伊朗一起,我们需要确保,尽管受到美国制裁,其仍可以进行合法的人道主义贸易。

我们还应该记住,在新冠病毒危机之前,我们关注的其他问题都没有消失。实际上,它们可能会变得更严重。 COVID-19可能会加深欧盟邻国中一些持续时间较长的冲突。在欧洲,我们已经不得不应对一个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的世界,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在这一局势下风险是,COVID-19会加剧先前已存在的趋势。

总体而言,欧盟的任务是无视批评者,并以非常具体的方式表明欧盟在危机面前是有效和负责任的。让·莫奈(Jean Monnet)在他的回忆录中写道:“欧洲将在危机中锻造而成,并将成为针对这些危机解决方案的总和。”当我们与这场危机作斗争并为以后的事情做准备时,这将成为我们的指导思想。

更多内容

返回上端